<nav id="e80qo"><code id="e80qo"></code></nav>
  • <object id="e80qo"></object>
  • <dd id="e80qo"></dd>
  •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鎂業分會
    • 搭載定制的高功率鎂合金直瀑油冷電機的上汽智己L7將于今日正式上市
    •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鎂業分公眾號上線了!
    • 共同開創有色金屬發展新局面 有色協會四屆二次會員代表大會、四屆理事會三次會議暨四屆常務理事三次會議在京召開
    • 云海金屬全年凈利增長102%,深入布局鎂合金輕量化業務
    • 鎂業分會會長林如海談部分新能源材料價格“暴漲”-結構性失衡畢竟短暫 周期性起伏才是恒久
    頭條新聞

      硅、鋰、鈷、鎂等有色金屬小品種在新能源材料領域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由于新能源產業前景十分看好,產業鏈出現結構性失衡,這些品種為代表的有色金屬價格,這兩年都在經歷“暴漲”。
      “價格過高、過低,以及過快上漲、過快下跌等,都不利于產業發展。”近日,有色金屬技術經濟研究院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執行董事,中國有色金屬學會新能源材料發展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鎂業分會會長林如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

          
      有色金屬技術經濟研究院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執行董事,中國有色金屬學會新能源材料發展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林如海接受本刊記者采訪

      產業鏈呈“橄欖球形”導致結構性供求失衡

      “雙碳”政策的推行,讓大家對未來的預期更好,新能源新材料產業發展也更受關注?;乜唇鼉赡晷履茉床牧蟽r格的漲勢,幾乎可以用“瞠目結舌”來形容:
      媒體報道,2021年中秋節前后,鎂價如同坐上了火箭,從4.5萬元/噸直沖7.1萬元/噸,令鎂成為市場焦點;
      2021年硅料價格大漲,從年初的8.4萬元/噸一度漲至超過27萬元/噸,較年初漲幅超過220%;
      碳酸鋰價格從2021年的5萬元/噸,上漲至近期的50萬元/噸,短短兩年內,很多鋰礦商遭遇了從被迫減產、停產、破產的邊緣到一礦難求的戲劇性轉折。
      “縱觀全產業鏈,不難發現,導致原料價格過快上漲的主要原因并不是總體性的供求矛盾,而是結構性的供求失衡。”林如海解釋,大部分有色金屬品種,從最上游能提供的資源到最下游需要的原料,供應基本是匹配的,但是,由于產業鏈中間產品產能擴張過快,導致整個產業鏈結構呈現出“橄欖球形”的狀態,這個狀態首先反應到上游,原材料價格迅速上漲,下游則猝不及防、苦不堪言。

      林如海向記者分析了出現“結構性失衡”現象的原因。

      一是上下游產業政策不一樣,所受“待遇”不同。相對而言,上游產業被貼著“高耗能、高碳”的標簽,其發展時受到的限制條件更多、更復雜。中下游則是“高附加值、低碳”的代表,發展條件相對寬松,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資時也更傾向于中下游產業,這就容易導致產業鏈往中后端集中,造成其擴張過快、產能過大。
      二是上下游之間的投資周期不同,上游產業往往周期更長。以硅產業鏈為例,硅料的擴產周期(至少一年半),遠遠長于硅片、電池片等下游環節(短則兩至三個月),中下游產能起來了,對上游原料需求短時間突然放大,就凸顯上游原料產能不足。價格上漲階段,產業鏈各個環節都會擴大存貨規模,再加上貿易商的參與,必然會加劇供求矛盾。
      三是上下游產品的景氣周期不完全同步,從而帶來投資決策的不同步。正如人類的悲喜并不相通,產業鏈上下游產品也是一樣。林如海舉例說,前幾年在多晶硅價格長期非常低迷、很多企業處于虧損狀態時,下游的硅片企業、組件企業卻利潤相當可觀,于是出現“下游拼命擴張、上游投資意愿萎縮”的反差。

      價格合理是指全產業鏈都能獲得合理利潤

      對于像有色金屬這樣的基礎原材料,價格過高、過低,以及過快上漲、過快下跌等,林如海認為都不利于產業長遠發展,“價格應該保持在一個適當合理的區間,即整個產業鏈上的每個環節都能獲得相對合理的利潤。”林如海說。原料價格過低,企業失去投資熱情和創新積極性,技術問題、安全問題、環保問題等等將層出不窮,下游市場上低質、低端產品將大行其道;原料價格過高,下游利潤遭遇沖擊,企業面臨生存困難,甚至影響居民消費,暴利過后必然反噬其身。價格在上漲過程中,產業鏈上的每一環都會自覺擴大存貨規模,相當于無形中放大了需求,這就更加刺激價格上漲,反之亦然。
      “事實上,任何基礎原材料都屬于周期性行業,在有色金屬領域,向來沒有哪個品種一直保持高價,也沒有哪個品種一直保持低價,它不變的規律是,價格永遠在一個周期里上下起伏,而且在一個周期里,低價的時間跨度相對比高價的時間跨度要長。”林如海說,“這有點像股市,‘牛短熊長’。”他說作為行業組織所要做的工作是盡量調動各方力量,把波峰與波谷熨平一些。他預計硅料價格在今年下半年大致會達到一個平衡狀態,碳酸鋰價格回歸的時間則可能會適當拉長。“價格終究是會回歸理性的。”林如??隙ǖ卣f。
      原材料價格的“瘋狂”已經引起國務院、各部委、行業協會等多方關注和高度重視。今年2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等12部門聯合印發了《促進工業經濟平穩增長的若干政策》(以下簡稱《若干政 策》)。
      《若干政策》繼續強調了重要原材料和初級產品保供穩價的重要性,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黨委書記、會長葛紅林表示,穩定充足的供給,平穩合適的價格,才有利于產業鏈的行穩致遠,有色金屬工業要抓住政策機遇,用好政策舉措,全力謀劃行業穩健可持續發展,為工業經濟穩增長作出行業新貢獻。

      新能源材料產業發展建議

      針對當前新能源材料產業“價格異常”“結構性失衡”等不合理發展,林如海提出了一些建議。
      一要正確認識前端產業。前端產業也被稱為“載能產業”,但現代載能產業并不等同于高耗能產業,這里的“載”是“承載加工”之意,并不是單純的減損消耗,它體現的是能源運動的規律和價值轉換的特點。地方政府在落實國家“減碳”等相關政策時,要完整準確全面理解黨中央關于“雙碳”的決策部署,勿簡單以能耗數據為導向,對前端產業實施簡單粗暴的“一刀切”限制,只有正確認識、多方理解,前端產業才能獲得穩定的發展空間。
      二是政策出臺應多部門聯動,且各項政策之間具有協調性和連續性??紤]到新能源、新材料作為新興產業的特殊性,很多部門都會出臺一些刺激政策來促進其發展,從拉動需求的角度來說,終端刺激肯定是有必要的,但當下游刺激政策過于密集而上游供應能力又沒有形成時,就非常容易導致上游價格暴漲,局部的結構性失衡也就不可避免。
      第三,各個地區之間要講究公平競爭。中國幅員遼闊,各地經濟發展不平衡的狀況依然存在,其生產要素成本差異也比較大,面對新能源新材料這些概念產業,如果各個地區之間以壓低成本為代價形成無序競爭,也就是在無形中放大了下游產能擴張的程度,這顯然不利于行業發展。
      四是做好資源保障規劃。新能源新材料產業能否健康發展,最終還得看前端的資源保障能力,國內外有多少資源可以利用、如何利用,都要提前做好設計規劃。“這就可以充分發揮行業協會、行業組織的作用,他們對產業相對更了解。”
      五是加強回收。通過幾年的發展,新能源材料產業中有相當一部分產品已經進入回收期,如何建立起一個有序有效的回收體系很關鍵,這不僅關乎政策,更重要的是,在回收體系的每個環節也能夠產生合理的利潤,這樣才能調動更多的積極性。
      采訪最后,林如海呼吁全產業鏈共同去理解,在新能源產業發展過程中,在特定時間出現的特定矛盾并不可怕,因為歷史經驗告訴我們,問題終究會被解決。他希望全行業珍惜新時代背景下的發展機遇,做好應對,實現協調、良性、可持續發展。

    (消息摘自:有色新聞)

     

    副會長單位
    理事單位
    會員單位
    新會員簡介
    免费人成a大片在线观看 好日子韩国完整版免费观看 我是男的真的太喜欢室友了 暖暖高清手机免费观看韩国 18禁动漫无码免费视频
    <nav id="e80qo"><code id="e80qo"></code></nav>
  • <object id="e80qo"></object>
  • <dd id="e80qo"></dd>